主頁 » 休閒天地 » 聊天室 » 女性族群 » 全船唯一女性 港海員難忘初報到:嘔到黃膽水都出嚟
頁尾 帖尾 回帖 在本分區發新帖 搜索本分區 搜索 支持鍵盤翻頁

全船唯一女性 港海員難忘初報到:嘔到黃膽水都出嚟
  • 19歲那年,剛畢業的郭詠恩(Joanna)選擇行船,成為一行20多名海員中唯一的香港人和女生。別人常問她:「為何那麼傻?」但她當時不懂。行船的人,要抵得住與世隔絕、骯髒高溫、大浪大雪、體力勞動、每天一樣的菜式、24小時對着同一伙人的生活……但北極圈風景足以讓她愛上行船。
  • 後來才明白,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。出海,等於數個月無網絡、無電話;寂寞來襲,只能依靠數天一封的電郵。與岸上的人永遠隔着海洋、時差及Delay的回應。失去男友、錯過親人最後一面,Joanna曾問自己:「值得嗎?」

一次出海,快到挪威之際,Joanna從機房跑上夾板拍照,衣服也趕不及穿。那是艱辛的工作期間最治癒的時刻。(受訪者提供)






船上唯一女性 自感不比男船員遜色

郭詠恩在海上當工程師。九年前,她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機械工程系畢業後,就投身航運業。當初選擇行船,只是因為不喜歡「坐定定」,載沉載浮就是九年,從見習管輪(Junior Engineer)逐漸躍升至大管輪(Second Engineer),亦即輪機(機艙)部門的「第二把交椅」。她每天分配工作給下屬,負責檢查、修理、及更換貨船零件。與甲板上工作不同,機房工作大部分時間不見天日。

航運業出名艱辛,一般人認為女性捱唔到。Joanna的公司聘請大量印度人,她在船上總是唯一的香港人、唯一的女性。Joanna認為,女船員同樣勝任海員:「女性通常較細心、做事較仔細,有時同事有爭執,女性說話亦較『易入耳』。」遇上費力的工作,男同事還會主動幫忙。


Joanna有時會回船公司總部上班,也算半個「OL」。訪問當日從公司走來,身穿深藍裇衫、針織外套。身型中等的她留一頭鳥黑的直頭髮簡單束起,看上去跟一般OL無異,只是,沒有最新潮的髮型、髮色及妝容。(呂嘉麗攝)

「嘔到黃膽水都出埋嚟」 風雪下工作 大海機械總比客人簡單

Joanna所屬的公司提供貨船管理服務,客人多是大型貨船,一艘可載幾百至幾千個貨櫃箱不等。每次出海,短則兩個月,長則四個月。俗語有云「行船走馬三分險」,雖然現今船隻性能已大大提升,但壞天氣難防。Joanna第一次出海,就要在零下10度、暴風雪下在甲板上工作,又試過遇上大風浪,一天到晚不斷嘔吐,「嘔到黃膽水都出埋嚟」,靠同行船員提醒,才知道嘔也要進食,因為嘔食物總好過嘔黃膽水。要熬過嚴寒、習慣顛簸,才算通過海員的「成人禮」。


完成一項工作後,渾身汗水,Joanna停下來休息,同事攝下累透一刻。(受訪者提供)本帖最後由 folee0001 於 2017-03-14 10:47:32 編輯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

機房長年處於攝氏40至50度之間,「接近中東時可達60度」,Joanna淡淡然描述,然後冷靜地瞧着嘖嘖稱奇的記者。高溫的環境下,他們還要穿長袖工作服。男船員還可以赤裸上身「唞涼」,女士不但不能,還要穿內衣打底防透,非常侷促。海員作息時因天氣、泊岸時間、機件故障而改變,Joanna試過連續兩天不眠不休修理零件。

「為什麼那麼傻要行船?」從初入行、直至現時,她都要不斷重覆回答這問題。Joanna說:「印度人會說,香港是個很好的城市,對於我要行船很不解,我就會解釋,香港不是那麼好,香港的樓很貴。」行船很傻,背後大概假設「明明可以留在香港、坐辦公室、涼冷氣」。但Joanna要的不是這種生活:「你們要對不同麻煩的客人,也很辛苦。」她寧可對着大海及機械,樂得簡單。



Joanna的同事都是男性,以印度人為主,所以他們每天都吃咖喱。(受訪者提供)

Joanna笑道,行船的滿足感在於「回到香港打開銀行戶口,發現裏頭很多錢。」難忘的卻是趁年輕,已到過不同地方。初次出海,Joanna就飛到冰島上船。此後,挪威、冰島,加拿大、美國、巴西、墨西哥都是時常停泊的地方,很多碼頭都不是旅客或居民常到之處,更是難得的美景。雖然每次停泊時間都只有半天或一天,但當時年輕的Joanna以前沒想過可去那麼遠的地方,新奇的感覺、北極圈的美景,陪她安然渡了這個艱辛卻刺激的「蜜月期」。


貨船有時泊岸數小時至一天,船員計好交通時間才能到附近走個圈。(受訪者提供)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
本討論區網址

一年7、8個月在海上 沒網絡  衛星電話貴  靠電郵聯絡

兩個相隔再遠的人,都能透過即時通訊、視像通話,縮短心理距離。不過,這科技只對岸上人奏效。

行船時沒有網絡,只有衛星電話,但Joanna初入行時,通話一分鐘就需7、8美元,即50、60元港幣:「當時人工又少,所以兩、三星期才會打一次電話。」雖然現在已跌至4美元,但海員一般仍少用電話。每次泊岸,海員都會找附近的電話亭,講足一、兩小時。由於岸邊通常只有一、兩個電話亭,所以講電話也要排隊。

其餘時間,船員唯有靠船長的衛星轉發電郵。有時打中文會亂碼,唯有用英文溝通,但船長會看到內容,沒什麼私隱可言。對時時刻刻都在即時通訊的香港人來說,貨船其實就像移動的牢房。

Joanna年中大概七、八個月都在海上,其餘時間在香港等船,或考專業試。長年不在香港,Joanna覺得跟家人朋友的關係反而變好,因為大家更珍惜相處的時間:「同住就多磨擦,不同住就少磨擦,而且現在大家會『忍住』。」


無論鋸木、打磨、維修零件,Joanna都要學會。(受訪者提供)

五年戀情因距離告終 錯過親人最後一面問自己:「值得嗎?」

海洋與陸地的距離,帶來澄淨的星空,抬頭便能凝視銀河。驀然回首,卻發現自己跟很多親密的人愈走愈遠。

太平洋由東至西,最闊15500公里,而香港僅闊36公里。船上的人與岸上的人永遠隔着海洋、時差及「delay」的回應。Joanna入行時,有位剛拍拖不久的男友,每次都發長長的電郵,光是回覆也須一小時。由於船長每天只發一次電郵,加上兩地時差,由男友發出電郵,至收到她的回覆,中間已相隔數天。久而久至,大家漸生隙縫:「寫信當刻的問題,到收到回覆時或者已解決了,心情亦已改變了。」Joanna佩服男友熬過五年,才跟她分手。

親友結婚、產子,她總是不在。每逢大時大節,她特別思鄉。中秋節時,唯有自己走上甲板看月亮,或在泊岸時到唐人街找月餅。寂寞來襲、多愁善感起來時,唯有「躲起來哭,在房間聽幾首廣東歌,然後睡覺,睡醒就沒事。」寂寞可以抵抗,生死之事卻不能。


Joanna將要捐入管道檢查。(受訪者提供)

兩年前,在大西洋駛往歐洲之際,船長轉告她一通電話,得知公公病危入院,已在彌留狀態。Joanna在電話旁啜泣,但貨船最快七天後才泊岸德國,她知道不能在公公離世前見她最後一面:「那時有問自己,值得嗎?」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時刻,重看當初的選擇,甚至質疑自己。有時回首發現,當時的選擇自有其因緣。

後悔無用,Joanna畢竟將自己的花樣年華都獻給了大海,覺得沒理由放棄:「唔想俾人睇死,希望可以Achieve到一啲嘢。」她的最終目標是通過輪機長(Chief Engineer)的考試,雖然試很難考,但她屢敗屢戰。如今香港沒有女輪機長,如Joanna成功,她將是首名港產女輪機長。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


Joanna與一眾海員在派對中。Joanna說,遇上合拍同事,最為難得。(受訪者提供)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

宜家行船既人好小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

萬綠叢中一點紅 女工程師獨當一面香港女工程師寥若晨星,#渠務署 排水工程部的高級工程師 #鄭雅思 巾幗不讓鬚眉,正負責香港近年最大型工程項目。從被歧視到受尊重,入行17年的她見證地盤變得男女平等。
記者、攝影:林浩廉 編輯:鍾卓瑜
從小立志 盼能建設美好世界
在父親的薰陶下,鄭雅思從小便對建築行業充滿憧憬。童年時,父親經常與她到山頂遊玩,「爸爸會指出由填海得來的地,又會介紹新興建的建築物,教導我人和世界都在不斷進步」她一臉懷念地說。因此,她自小便認為一個地方不斷進步、建設和改變,會令世界變得更美好。
長大後,鄭雅思的理科成績優異,順理成章於大學選讀土木工程學系。父母對其選擇態度兩極,父親認為她能一展所長,十分支持她投身工程界,惟其母卻擔心女兒於地盤工作時曬黑皮膚影響儀容外,更害怕她會發生意外。「因此我會用行動證明自己有能力照顧自己,做足安全措施,更會於工作前把戴上頭盔的照片傳給媽媽,令她放心。」她更笑言工餘時會與同事分享護膚心得,平日亦會做足防曬準備,盡顯女性愛美一面。

鄭雅思直言「跑馬地地下蓄洪計劃」是她曾經負責的項目中,最具挑戰性的大型工程。


剛入行遭歧視 見證女性漸受尊重
鄭雅思在九十年代尾入行,當時在地盤前線工作的 「老行尊」思想傳統,而且很少與女性合作,因此十分忌諱女性在地盤出現。加上當年女工程師的數目屈指可數,大概只佔行業百分之一,令不少工人對女性產生偏見。她首次到地盤實習時,亦曾遭到歧視,「地盤工友一看見我,便馬上收起工具。除了忽視我,還有意無意地說出奇怪的話:『百無禁忌,今晚還要賭馬。』」
儘管於地盤初體驗中受盡歧視,鄭雅思的臉上卻掛著一絲笑容,並不介意分享曾被歧視的經歷。她續指現時愈來愈多女性投身工程界,地盤工人與女性相處的機會增加,「見慣見熟」後便沒有再出現以往歧視的情況。她更稱讚男工程師很有紳士風度,對她照顧有加。「初入行時需要到地盤前線實習,負責指導我的師傅會特意叮囑地盤『幫辦』(督察)好好照顧我。現在男同事亦會協助我『爬上爬落』,確保我不會受傷。」
虛心接納意見 發揮所長團結下屬
工程界看似由男性主導,鄭雅思卻認為男女各有所長,可以各司其職 。「在地盤工作,工程師需要同時具備硬技能和軟技能。男工程師處事比較果斷,一般較擅長決策;女工程師的語文和表達能力強,而且心思細密,更能團結工友。」
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
本討論區網址
在近期渠務署大型工程「#跑馬地地下蓄洪計劃」中,鄭雅思除負責監察工程的進度,有時更要擔當項目代表,招待到訪的政府官員和承辦商,以及外地訪客,更要和傳媒保持良好溝通。女性表達能力較好的優勢,讓她較男同事更能勝任此工作,輕鬆應付。
渠務署排水工程部高級工程督察梁永年(年幫)與鄭雅思一起工作近17年,見證她一步一步攀升至高級工程師。他讚賞鄭雅思「十分體恤下屬,令工地的工作氣氛良好,員工更能團結。」鄭雅思面對員工的意見,亦會虛心接納,「一個工程的成功,不取決於我個人的管理能力,而是在於大家的合作和共同努力。」

鄭雅思十分健談,會主動與下屬聊天,令工地氣氛變得和諧。


在職母親工作繁忙 堅持抽空陪伴兒子
縱然工作繁忙,身為母親的鄭雅思亦會在百忙中抽時間陪伴7歲的兒子。她更創出一套獨特的上班時間表——「朝六晚六半」。為了能準時下午6時半下班,她會在清晨6時提早到達辦公室開始工作,為的就是回家陪伴兒子吃晚飯、檢查他的家課,並在兒子就寢前對他講床邊故事,享受親子時光。
鄭雅思指兒子對她的工作非常了解,笑言會對兒子作「洗腦式教育」,不斷向他詳細講解自己的工作。兒子在學校向老師和同學介紹母親的工作時,更能說出「媽媽的工作是防止水浸」。渠務署公關組的Candy和鄭雅思合作多時,經常感受到鄭雅思對兒子的愛,「男工程師較少會和家屬一起出席政府舉辦的工程嘉年華會, Ellen(鄭雅思洋名)則每一次都會帶同兒子出席。」

Candy認為鄭雅思的語文能力佳,特別是普通話,能與到訪的內地官員和承辦商有效地溝通。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
頁首 帖首 在本分區發新帖 曾訪分區 支持鍵盤翻頁
重要提示:為免會員蒙受損失及為公平起見, 一律嚴禁透露商戶或裝修師傅資料, 違者會被警告, 嚴重者將被禁言甚至禁訪本討論區, 敬請合作。 (詳情) (用戶守則)
十分抱歉! 您無權回帖。
如果您是會員但未登入系統, 請按此登入系統
您不是我們會員? 請按此成為會員 (完全免費)。
成為會員後請按此重載本頁

公營房屋裝修精華匯集 X
分區表  登記 登錄 頁首 回帖 搜索 頁尾 在本分區發新帖